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金立破产烂账:3000件专利不如1辆奔驰值钱 被欠款供应商卖房还债

划重点:

  • 1

【版权声明】本文为腾讯新闻“哈勃计划”稿件,著作权归凤凰WEEKLY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王毕强 作者|刘碎平

11月17日,已宣告破产两年的金立手机又有新动向——其名下3000多件专利被172万元打包拍卖,在24小时的拍卖时间内,仅有一人在11月16日下午5时左右参与竞买,目前该拍卖已结束,成交价格还不如此前金立被拍卖的一辆奔驰轿车。

曾经家喻户晓的金立手机,在被曝出“创始人刘立荣赌博输百亿”的丑闻之后,骤然倒塌。两年过去了,无数与金立相关联的人和企业没能缓过来,伤口撕裂带来的疼痛感,伴随着悲观、失望、无力等情绪,还在时不时地折磨着他们。

现今的金立工业园。

2018年一整年,刘美娟把业务交给业务员,自己奔波于法院,想从金立拿回属于自己的2000万元货款。

刘美娟主要为金立等企业提供礼品,而2000万元,是公司10年的纯利润,她本想着做完这一单,就提前过上退休的生活。一个人在生意场闯荡了十余年,她想给自己放个假。但金立出现危机后,又将刘美娟打入谷底,公司和她个人几乎在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又是一个女的,我还能打拼几年?”刘美娟在电话那头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这两年她过得非常不好,最严重的时候连续三四个月睡不着觉,家里老人年龄大了,也不敢让他们担心,只能自己扛。

2019年4月,云南省昆明市金立原代理商骆作玖终究扛不住了,作为11年的老员工,他决定离开金立代理商体系。过去一年,骆作玖每月只有几千元的底薪,而曾经辉煌的时候,他曾是年薪百万元的区域优秀业务经理。

“实在顶不住了,一直在等待与坚持,最后没有结果。”骆作玖没有等来金立起死回生,遂失望离开。离开金立代理商体系后,骆作玖自己创业,但他不愿继续在手机圈混。“我死都不会再做手机了。”骆作玖坦言,金立事件发生后,对他个人的伤害很大。

“不太想聊。”曾在金立任职的员工说。更多曾经的金立人选择沉默,在公开社交平台销声匿迹已成为他们的共识,不少人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邀约。

金立公关部回应《凤凰WEEKLY财经》,“现在没有必要了吧?要采访也请采访金立(破产)管理人。”于是,不再回应。本不应该沉默的人,选择沉默到底。

官方半年未发声,金立人集体失声,金立工业园区仅剩几家企业

金立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年初的疫情暴发前。

今年1月17日、18日,金立先后在微信公众号、微博发布新年“以旧换新第三季”活动的消息,并在活动海报上公布了全国28家经销商的联系方式。此后,相关官方账号未再更新。

而金立代言人薛之谦,其微博最后一次显示使用金立手机是在2019年12月7日。在此之前,金立代言人几经变换,从刘德华、凤凰传奇、冯小刚,到余文乐、刘涛等炙手可热的明星。

薛之谦微博最后一次使用金立手机。

大多数人从未想到,在中国市场多年叱咤风云的民族品牌,会以如此难看的方式倒下。

2017年12月14日,金立的大供应商、上市公司欧菲科技紧急召开电话会议,表示已经对金立申请了财产保全。不久,欧菲科技公开金立拖欠其6.26亿元的货款,并且已经停止向金立供货。金立也旋即陷入了2002年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2018年12月10日,深圳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深圳中院)正式受理债权人提出的对金立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2019年4月2日,深圳中院举行了金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经审定后,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负债达到近211亿元,金立将进入最后的破产程序。

两年多过去了,无论是曾经的金立人还是现在的金立人,似乎都不愿去谈论关于金立的一切。

金立一位公关部人士表示,其还“留守”在金立。但当《凤凰WEEKLY财经》向其发出采访邀约后,其婉拒了采访,反问道:“现在没有必要了吧?要采访也请采访金立(破产)管理人。”之后,该名公关人士便不再回复记者任何消息。

更多的金立人选择了沉默。记者联系上一名2018年初从金立离职的员工,对方表示,他之前的同事都从金立离职了,并不愿意多谈。“不太愿意聊。”有员工在记者说明来意后婉拒道。当记者再次联系对方时,发现已被拉黑。

曾经的金立集团的生产基地——金立工业园还在投入使用中。金立工业园位于广东省东莞市松山湖大岭山10号,公开资料显示占地面积258亩,投资23亿元。高峰时期,金立工业园有上万人。今年4月,高德地图上,有网友在金立工业园下面留言表示“倒闭了,已经荒废了”等字样。

一名常在金立工业园周边送外卖的小哥告诉记者,金立工业园內还有几家企业,但他接到的单子并不多,偶尔晚上会有一两单,自己不被允许进入园区,就在外面等。不过,他曾经在周边看到过工业园招租的信息。

“法院接管后,就不对外出租了。”金立工业园区一名负责招租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值得注意的是,该名工作人员一开始说厂房可以出租,但只能签半年或者一年的合同,很快,他又改口,坚称不对外出租。

当记者表示希望可以购买厂房时,工作人员表示,要问深圳中院。记者还从该名工作人员处获悉,园区内的几家企业,均为法院接管前签订的租用合同。

东莞金立工业园。

曾经年薪百万,如今月入几千,金立老员工无奈离职,发誓不再做手机

要找到金立人来还原和金立最后的故事,并不容易。大家用无可奉告的态度试图和过去告别。

“金立都倒闭了,还写吗?”“采访以后做什么呢?”金立原代理商昆明金品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品经贸)前员工骆作玖不停地问记者。金品经贸为金立官网显示的全国40余家代理商之一,成立于2007年。

2019年4月,为了养家糊口,老员工骆作玖从金品经贸离职,也告别了他11年的金立人生涯。离开前,骆作玖拿着几千块一个月的薪水,就这样拿了整整一年。

骆作玖回忆,高峰时期,金立云南代理商体系有五六千人,他手下有五六百人,自己的年薪最高拿过大几十万,甚至更多。

2017年金立出事后,金品经贸就一直在清库存,到最后库存也没有了。为了养活手底下的员工,金品经贸接连接了海信、华为荣耀,继续稳定其在云南的市场。到最后,就靠骆作玖这些老员工顶着,他们在等待一个结果,希望“金立能起死回生”。但最终,事与愿违。

“我不会再做手机了。”骆作玖告诉《凤凰WEEKLY财经》。他说,对金立很失望,自己在这场风波中受到的伤害很深。

骆作玖先后将金立在云南的三个倒数市场业绩做到第一,最后一个市场又做到第一后,他不想再折腾了,就跟公司沟通,希望自己能留下来稳定市场。没想到,金立没给他机会,自己先倒下了。

骆作玖所获的部分奖状。

“怎么不失望?”骆作玖抬高了音量。他说,大家都很失望。不再混手机圈的骆作玖,干起了某白酒品牌的代理生意,成立了传媒公司,还自创了艾灸液品牌。“创业阶段非常困难,只能说养家没问题。”骆作玖笑着说。

金立已经成了前同事之间聚会的禁忌话题。他们会聊一聊华为、小米、OPPO的现状,谈谈手机行业的发展趋势,但骆作玖和同事们都心照不宣,绝口不提金立。

“到今天我还是希望金立好,因为我毕竟在金立这个平台十多年,这份感情永远都磨灭不掉。只是说,今天谈这种感情,对活在当下的我们来说,我觉得意义不大。”骆作玖说,自己是从山区出来的,能拥有今天,很感恩平台对自己的历练。

曾经的金立人也早已散落在各处。2019年1月,小米创始人雷军官宣原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加入小米;2018年10月,金立副总裁俞雷在朋友圈官宣从金立离职,已经自己创业。

211亿欠款追债无门,金立玩消失,供应商被套牢业务仅剩1/10、被迫裁员90%

金立倒下后,只有部分金立债权人还在等一个奇迹。

据媒体此前整理,金立债权人共计648家公司,分为金融债权人和经营性债权人。金融债权人中包括南粤银行、平安银行、江苏信托、建设银行、招商银行等34家;经营性债权人则包括欧菲科技、深天马、欣旺达、领益智造等614家。这些债权人中,被拖欠数千万甚至上亿的不在少数。

2019年4月,金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披露,截至2019年3月21日,共通知了558家债权人申报债权,共372家进行了申报。

赵小林是金立原供应商,就是这372家债权人其中之一。他为金立提供手机周边,到现在近1000万元的欠款,一分也没拿到。仅与金立做了一单生意,赵小林就被套住了。

赵小林在广东做传统制造业20多年,2015年开始转型做智能穿戴和健康产品之前,主要为中兴、华为、OPPO、vivo等厂商提供手机周边。踩坑金立前,由于中兴遭到美国制裁,还为赵小林带来了几百万元的坏账,这之后,工厂生意一直很淡。

原本赵小林觉得金立口碑不好,根本没打算合作,但当时金立广告打得很响,再加上听说收款没问题,2017年,赵小林为金立提供了价值近1000万元的货。交货后,赵小林没有收到钱,却见证了金立“大厦”的崩塌。

“前几天还有人跑来公司要债,我给不出也没办法。”刘美娟告诉《凤凰WEEKLY财经》,从2010年就开始和金立合作,为金立提供礼品等货物。金立是刘美娟的大客户,2017年,金立下了一笔大订单,刘美娟将从其他客户收回的资金也投了进去,收款日到了,刘美娟却迟迟没有收到2000万元货款。

等到大供应商欧菲科技先发制人后,刘美娟这些中小供应商才意识到金立出问题了。“礼品利润薄,2000万元,是公司10年的纯利润!”即便是今天再聊起来,刘美娟的声音也在颤抖。

2018年前后,赵小林像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一样,找过市政府,也去信访过,但没有拿到钱。刘美娟则将生意交给员工打理,自己跑了一年法院,打官司花了50多万元。“我们的欠款来自金立通信和金卓通信,本来当时金卓通信还没破产,我们都查封了资产,最后还是没拿到一分钱。”电话那头,传来刘美娟无奈的语气。她坦言自己这两年过得非常不好,2018年连续几个月睡不着觉,“我也想过死,没勇气。”

赵小林记得,2019年4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后,金立方面几乎不再出面。之后,破产管理人又召开过几次会议,但在赵小林看来,他们只是为了安抚供应商,“其实都是走一些形式和流程,徒劳的,没有意义,(目的是)让我们不要闹那么厉害。”

金立事件诱使赵小林缩小工厂规模,研发自己的产品,自主销售。要填上近1000万元的窟窿,赵小林也不得不这样做。

“金立事件发生后,我们就开始一直在裁员、缩小规模,现在员工只剩下原来的10%。”赵小林透露,工厂业务下滑了90%

眼看好多跟了自己一二十年的员工要么被裁,要么主动离开,赵小林心里很不是滋味,“没办法,必须面对现实。”

刘美娟的公司从原来30几个人,只剩下3个人,办公室也从原先月租金几万元的办公楼,搬到了一个月只要五六千元的小办公室,疫情发生后,公司连续3个月没有订单。“我们现在就是赚自己的吃饭钱,还要解决我们自己的负债问题。”刘美娟说。

金立资产多被冻结、拍卖,有供应商卖3套房还债

金立出现资金危机后,比较之下,赵小林等中小供应商要被动得多,金立旗下资产已被一些金融债权人和大供应商轮候冻结。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关键词“金立通信”,共检索到647篇与之相关的裁判文书,裁判年份多集中在2019年和2018年两年。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的与“金立通信”有关的裁判文书数量。

与此同时,金立旗下资产也陆续被拍卖。记者在阿里拍卖网注意到,金立旗下子公司金卓通信存放于东莞金立工业园内的两处物料部分正在拍卖中,总价合计近2000万元,其中一处尚在流拍中。此外,金立通信旗下几辆轿车也在疫情期间被拍卖。

金立旗下部分资产仍在阿里拍卖网拍卖。

最近的一次关于金立名下财产的拍卖是在今年的11月17日,其名下3000多件专利被172万元打包拍卖,在24小时的拍卖时间内,仅有一人在11月16日下午5时左右参与竞买,目前该拍卖已结束,成交价格还不如此前金立被拍卖的一辆奔驰轿车。

此前,2019年5月10日,金立旗下的18辆车产在淘宝上进行司法拍卖,其中刘立荣一辆奔驰汽车拍出210万元,所有标的物成交价约为500万元。同年7月24日,金立名下211宗外观设计专利进行司法拍卖,起拍价为2.11万元,拍卖于第二天结束,竞拍者以起拍价拍得。同时,据媒体统计211宗外观设计专利欠付年费、滞纳金、恢复费等共31.74万元。

很显然,上述被拍卖的资产,对于负债超200亿元的金立而言,不过杯水车薪。记者采访得知,不少金立此前的供应商均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收到任何还款。

就此,《凤凰WEEKLY财经》致电金立破产管理人深圳市正源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对方表示,现在金立的破产程序还未办完,要采访就去采访深圳中院,遂挂断电话。记者多次拨打深圳中院电话,但拨通后无人接听。

“听天由命。”对金立能否把欠款还上,赵小林没抱太大的希望。他说,自己干了二十几年,金立拖欠的款项,只能自己掏腰包把这个窟窿填上,“我们不拖欠(我们的)供应商一分钱,因为这个是性质问题,现在还在慢慢挣,慢慢还。”

“我卖了三套房,再过一年就可以翻身了。”被拖欠了6000多万元,昔日金立供应商刘晋自称对金立不抱任何幻想,“伤心的事不想再提起,努力去做事,挣钱还债。”

“你再拼又怎么样呢?我自己不偷不抢花了那么大的精力,结果一把就被搞回去了。”刘美娟已经卖了1套房,还了300多万元的债务,正在准备卖第二套房。她说,自己也很努力在工作,但是确实也很悲观,“以前可能把钱看得很重要,现在就希望自己身体好就好。”

当初因共同欠款而建立的供应商群里,除了几个所欠账款较多的,偶尔会出来说几句话,大多数人都归于沉寂。“(在群里)活跃有什么用呢?只是浪费精力。”赵小林说。

“我们要生存,要把心思拿着去做别的东西,你总惦记它干吗呢?”赵小林已经没有当初那份强烈的愤怒感,只剩下人到中年被命运捉弄后的无奈。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赵小林、刘美娟、李兴亮均为化名)

分享至:

相关阅读